憾憾的眼光变得柔和了。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完全像她的妈妈。我透了一口气。 阿里和爸爸一起长大

时间:2019-09-23 11:18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铜陵市

  阿里和爸爸一起长大,憾憾的眼光他们小时候也是玩伴——至少直到小儿麻痹症令阿里腿患残疾,憾憾的眼光就像一个世代之后哈桑和我共同长大那样。爸爸总是跟我们说起他和阿里的恶作剧,阿里会摇摇头,说:“可是,老爷,告诉他们谁是那些恶作剧的设计师,谁又是可怜的苦工。”爸爸会开怀大笑,伸手揽住阿里。

阿里没有告诉爸爸,变得柔和一如哈桑承认偷窃,变得柔和没有丝毫抗辩。我永远不会知道那究竟是为什么,但我能够想像,他们两个在那间昏暗的斗室里面,抹泪哭泣,哈桑求他别揭发我。但我想像不出,是什么样的自制力才会让阿里缄口不言。多么美丽阿里耸耸肩:“老爷没有告诉我。”

  憾憾的眼光变得柔和了。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完全像她的妈妈。我透了一口气。

阿里怔了怔,一双眼睛完手里拿着一根木头,一双眼睛完脸上掠过一丝担忧。“迟些吧,看起来他只想睡觉。他把活干完——我看着他做完——可是随后他就只愿意裹在毛毯下面了。我能问你一些事情吗?”阿曼尼叹气说:“那就是说,全像她的妈它无法改变结果,只能延迟它的到来。”阿塞夫把眼光移向我。“瓦里和卡莫也来了,妈我透他们怎么也不会错过你的生日。”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我默默点头。

  憾憾的眼光变得柔和了。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完全像她的妈妈。我透了一口气。

阿塞夫不屑地说:“他说的跟我妈妈一样。她是德国人,口气她本来应该更清楚。不过他们要你这么认为,是吗?他们不想让你知道真相。”阿塞夫戴上他的不锈钢拳套,憾憾的眼光冷冷瞟了我一眼。“你也是个问题,憾憾的眼光阿米尔。如果没有你和你父亲这样的白痴,收容这些哈扎拉人,我们早就可以清除他们了。他们全都应该去哈扎拉贾特[1]Hazarajat,阿富汗中部山区,为哈扎拉人聚居地。[1],在那个属于他们的地方烂掉。你是个阿富汗败类。”

  憾憾的眼光变得柔和了。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完全像她的妈妈。我透了一口气。

阿塞夫的父亲叫马赫穆德,变得柔和我爸爸的朋友,变得柔和是个飞机驾驶员。他家位于一处豪华的住宅区,深院高墙,棕榈环绕,就在我们家南边,只隔了几条街。住在喀布尔瓦兹尔·阿克巴·汗区的小孩,人人都知道阿塞夫和他那臭名昭着的不锈钢拳套,谁都不愿意尝尝它的滋味。由于父亲是阿富汗人,母亲是德国人,蓝眼睛的阿塞夫头发金黄,身材比其他孩子都要高大。他凶残成性,恶名远播,人们总是避之惟恐不及。他身旁有群为虎作伥的党羽,走在附近的街道上,宛如可汗在阿谀逢迎的部属陪伴下,视察自己的领地。他说的话就是法律,如果你需要一点法律教育,那么他那不锈钢拳套无疑是最好的教具。我曾见过他用那拳套折磨一个卡德察区的小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阿塞夫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的近乎疯狂的光芒,还有他那邪恶的笑脸——那可怜的孩子被他痛击得不省人事,他竟然咧嘴而笑。瓦兹尔·阿克巴·汗区某些儿童给他起了个花名,叫“吃耳朵的阿塞夫”。当然,没有人胆敢当面这样称呼他,除非他们想亲身体会那个可怜孩子的下场:他跟阿塞夫争夺一只风筝,结果之后在路边的臭水沟打捞自己的右耳。多年以后,我学到了一个英文单词,在法尔西语找不到对应的字眼,可以用来形容阿塞夫那样的人渣:反社会分子。

阿塞夫的嘴巴抽搐了一下。瓦里和卡莫看到强弱易势,多么美丽简直无法置信,多么美丽有人在挑战他们的神,羞辱他。更糟糕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是个瘦小的哈扎拉人。阿塞夫看看那块石头,又看看哈桑。他仔细看着哈桑的脸,他所看到的,一定让他相信哈桑并非妄言恫吓,因为他放下了拳头。阿塞夫挥挥手,一双眼睛完其他两个男孩散开,形成半圆,将哈桑包围在小巷里面。

阿塞夫微笑,全像她的妈他甜蜜的笑容显得纯真无瑕,真叫人不寒而栗。“当然,亲爱的叔叔。”阿塞夫笑起来:“难道你没有看到吗?我们有三个人,妈我透你们只有两个。”

阿塞夫咬牙切齿:“放下来,口气你这个没有老娘的哈扎拉小子。”阿塞夫一愣,憾憾的眼光他开始退后一步,“最后的机会了,哈扎拉人。”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