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得更响了,然而不再说那些话。可怜的女人!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说:"别哭了,别哭了。明天奚望就搬走了,家里只剩下你和我。上当也罢,受骗也罢,你我都得过到头。总不能再让人家看一次笑话。" 清代文坛巨子金圣叹

时间:2019-09-23 11:16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萱花挺秀

  清代文坛巨子金圣叹,她哭得更响名采,字若采,明亡后改名人瑞,字圣叹,从小就很有才气,名动乡里。喜欢批书,而且还是位幽默大师。

乾隆去世的第二天,了,然而不了,家里嘉庆帝解除了和绅的军机大臣、了,然而不了,家里九门提督等职务,把刘墉重新提为上书房总师傅,让他在皇宫内当值,以便帮助解决和绅的问题。刘墉并不以公务泄私愤,反而劝说皇帝免了和绅的凌迟处死,改为自尽,充分体现了群臣领袖的风范。他以前的种种唯唯诺诺、无所建树、小错不断,虽然弄得自己名誉扫地,但是谁又能说那不是聪明之举呢?乾隆十三年(1748)十二月,再说那些话再让人傅恒到达卡撒军营后,再说那些话再让人大力整顿军队纪律,同时亲临两军阵前,仔细观察地形。待傅恒感到他充分掌握了第一手材料并且想出破敌之策的时候,便把想法上报给了乾隆。谁知,此时的乾隆屡次接到太后旨意,要他“息武宁边”,于是乾隆在十四年(1749)正月十五下令傅恒班师回朝。

  她哭得更响了,然而不再说那些话。可怜的女人!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说:

乾隆是个孝子,可怜的女人对母亲非常孝顺。乾隆四十二年(1777)他母亲去世,可怜的女人为了怀念他母亲,把母亲生前梳头留下来的头发供奉起来,要做一个金发塔。乾隆诏令内务府承造了一座形制精美的金发塔。要求金发塔第一要有它的重量和气魄,第二要和喇嘛教的金塔一样,塔中供佛,塔内存放盛发金匣。金发塔共用黄金三千多两。乾隆四十七年(1782),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江南道御史钱沣上疏弹劾山东巡抚国泰、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布政使于易简贪纵营私、吏治废弛。对国泰的劣迹,乾隆早有耳闻,但未尽深信。事情发生后,乾隆让军机大臣询问钱沣,得到肯定回答后,派和绅、刘墉、钱沣一道往山东查国泰案,和绅任“组长”。乾隆并不想把事情搞大,而和绅最能领会乾隆的意图。最终案件查实,加恩赐令自尽,地点刑部大牢,监刑官侍郎诺穆亲。至于钱沣则升任通政司参议,他为官清贫,甚至御寒的衣服都缺,终至积劳成疾,于乾隆六十年(1795)去世,享年56岁。乾隆晚年,说别哭了,剩下你和我上当也罢,受骗也罢,志骄意满,思想僵化,喜谀恶谏,懒于进取,做?

  她哭得更响了,然而不再说那些话。可怜的女人!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说:

乾隆晚年志得意满,别哭了明天处处炫耀自己的“十全武功”,别哭了明天称自己为“十全老人”。他有一个“本朝无名臣”的理论,说在他的圣明统治之下,朝廷纲纪整肃,没有人作奸犯科,也就没有相对清明尽责的名臣。他还下令杜绝百姓为有作为、得民心的地方官建德政碑、送万民伞等为官员扬名的行为。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把所有的荣誉归于个人,而大臣所做的一切皆是出自他的安排。虚荣心、权利欲膨胀到如此地步,他再也不需要什么能干的名臣,而只需要像和绅那样巴结奉承、以他的是非为是非的弄臣。再加上和绅弄权,勾结党羽,把持朝政,正直之士很难有所作为。御史曹锡宝就因为想弹劾和绅的家人刘全来达到惩办和绅的目的而被革职查办。在这种环境下,深知其中利害的刘墉又怎么会不知道,乾隆皇帝聪明太过,大臣就必须“糊涂”,皇帝太好名,大臣就必须平庸。他怎么做的呢?乾隆五十年(1785),奚望就搬走四海承平,奚望就搬走天下富足。适逢清朝庆典,乾隆帝为表示其皇恩浩荡,在乾清宫举行了千叟宴。宴会场面之大,实为空前。被邀请的老人约有三千名,这些人中有皇亲国戚,有前朝老臣,也有的是从民间奉诏进京的老人。在座老人中有不少是饱学鸿儒,当众吟诗联句,即席用柏梁体选百联句被史官记录入史。乾隆皇帝还亲自为90岁以上的寿星一一斟酒。当时推为上座的是一位最长寿的老人,据说已有141岁。当时乾隆和纪晓岚还为这位老人作了一个对子:“花甲重开,外加三七岁月;古稀双庆,内多一个春秋。”根据上联的意思,两个甲子年一百二十岁,再加三七二十一,正好一百四十一岁。下联是古稀双庆,两个七十,再加一,正好一百四十一岁。堪称绝对。这场酒局不但有御厨精心制作的各类精美肴馔,还有所有皇家贡品酒水。在这五十年一遇的豪宴上,老人们争先恐后,一边说着“多亏了朝廷的政策好”,一边大快朵颐,狼吞虎咽。据记载,晕倒、乐倒、饱倒、醉倒的老人不在少数。千叟宴这场浩大酒局,被当时的文人称为“万古未有之举”。

  她哭得更响了,然而不再说那些话。可怜的女人!我走过去,温和地对她说:

乾隆五十七年(1792),你我都得过英国派遣正使伯爵马戛尔尼(Macarney)、你我都得过副使斯当东(Staunton)等来到中国,要求和清政府商谈通商条件。自天津赶往北京的时候,中国官吏按照惯例,发给他们新的旗帜,上面写明是英国贡船,强迫他们悬挂。等到了北京,政府又强令他们在觐见时行叩头礼。马戛尔尼考虑再三,由于害怕损害他们推广商业的目的,不敢抗议。八月十日,马戛尔尼、斯当东在万树园幄次觐见了高宗,并随即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清政府拟了一道诏书答复他们,说这次之所以诏你们觐见是为了让你们叩祝万寿,能见到皇帝和天朝的威风,已经是蛮荒之地的属臣的大幸了,居然还敢提什么条件。圣上可怜你们身在蛮荒之地,不懂得天朝礼制,也就不责怪你们了。于是一方面赐二使臣筵席和一些赏赐,以尽怀柔之意;一方面则修书给英国国王,说英政府向天朝提的所有条件一律不答应,把诏书交给使臣捎回,就把这两个人打发走了。

乾隆一生好大喜功,到头总到老更是自封“十全老人”。他非常喜欢请客,到头总经常以各种名义把各色人等聚在一起大吃大喝。酒筵期间,底下的人们极尽阿谀之词,使他的虚荣心得到很大满足。这些筵席最着名的莫过于“满汉全席了”。不仅这些故事,一次笑话还有一些民谣更是把赌博的害处描写得淋漓尽致。江南等地有一首民谣《劝赌歌》:一次笑话“正月雪花纷纷扬,流浪汉子进赌场,赌起钱来全不顾,输掉天地怨爹娘;二月杏花开满墙,老婆劝赌情谊长,劝我相公莫再赌,做个安分守田郎;三月桃花正清明,姐妹劝赌泪淋淋,劝我哥哥莫要赌,勿负姐妹一片情……”福建附近传唱的一首民歌叫做《十二月》,深刻地描绘了赌徒的嘴脸:“正月初来是新年,赌博野仔惹人嫌,误却青春和年少,一年挨过又一年。二月里来是仲春,赌博野仔忧忡忡,衣裳夹袄都押当,米缸嘴向西北风……八月十五是中秋,赌博野仔大出丑,当面讨债扒衣裤,当街挨骂不知羞……”这些民歌委婉动情,苦口婆心的劝诫使不少执迷不悟的瘾君子改邪归正。

不料康熙正好也来到慈宁宫,她哭得更响在门外已听知一切。他快步进屋,她哭得更响向太皇太后叩拜道:“皇祖母,您平日教诲的得国得众之道,孙儿时刻不敢忘记,别的事孙儿可依您千件万件,这件事只能恕孙儿不孝。”一番话说得太皇太后无言答对,只能怔怔地看着康熙。不止是官方禁赌,了,然而不了,家里民间对此也是深恶痛绝。江西婺源县镇头镇就曾出土了一块乾隆年间的赌博禁示牌,了,然而不了,家里上面刻着“永禁赌博”四个大字。这个镇子在清朝时候繁荣一时,赌博之风也随之蔓延。于是就有家族的长辈集合本族成员宣誓,不沾染赌博的习惯,为了铭记和立信刻下了这座石碑。另外有一个故事流传至今:当地有一人嗜赌成性,他的父亲为了规劝他,给他写了一首诗:“贝者是人不是人,只因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儿子看了后百思不得其解,就向父亲请教,父亲叹了口气说:“‘贝’‘者’是赌字,‘今’‘贝’是‘贪’字,‘分’‘贝’是‘贫’字,‘贝’‘戎’是‘贼’字呀!”

朝鲜是明朝的属国,再说那些话再让人与明朝互为掎角,再说那些话再让人威胁后金。为了解决这个后顾之忧,皇太极继位的当年,即天聪元年(1627),派二贝勒阿敏,统率三万军队打过鸭绿江,打下平壤,战败的朝鲜国王出逃,不久朝鲜国王表示愿意投降,阿敏就代表后金和朝鲜定下了“兄弟之盟”。陈廷敬原来的名字是陈敬,可怜的女人中间一个“廷”是因为“才高一筹”殿试第一名,可怜的女人顺治皇帝特别赐予的。因为才华横溢,为官正直,陈廷敬从廷试那一刻开始就步步高升。康熙四十二年(1703)官至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1710年,康熙皇帝命他与张玉书一起主持编纂一部字典,本来张玉书担任总纂官,陈廷敬辅助,第二年,张玉书病逝,陈廷敬继任总纂官。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