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触及皮肉更痛苦。"李宜宁说。 而对于李白的选拔就不一样

时间:2019-09-23 08:37来源:豉汁鱼云网 作者:马耳他剧

  从玄宗时期翰林学士的选拔任用程序上来看,比触及皮肉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从朝廷的官员中选拔出来的,比触及皮肉而从未将一个布衣之身直接选拔进入翰林学士院。而对于李白的选拔就不一样,那种由民间草泽布衣之士直接跃上龙庭的浪漫选拔方式,固然非常符合李白本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的奇幻理想,但却远远不是翰林学士选拔的正规程序。毕竟对于政治顾问、政治秘书的选拔要严肃得多,也要慎重得多。对于李白的推荐选拔显然更符合一个文人的标准,而不是政治家的标准。

云想衣裳花想容,更痛苦李宜春风拂槛露花浓。再比如玄宗想要提拔朔方节度使牛仙客为宰相,宁说张九龄公开表示反对,宁说李林甫当面不表态,私下却对玄宗说:“仙客,宰相才也,何有于尚书!九龄书生,不达大体。”第二天上朝再次商议此事,九龄依然反对,玄宗大为不满,李林甫又私下进言玄宗:“苟有才识,何必词学!天子用人,有何不可!”(《资治通鉴》卷214)最终促使玄宗下决心赐爵牛仙客,食实封三百户。长此以往,导致玄宗对张九龄渐渐不满,转而重用李林甫。

  

再来看翰林学士。朝廷中负责起草皇帝诏书的是中书省的中书舍人,比触及皮肉古代负责诏书起草的工作非常重要,比触及皮肉实际上是参与国家重大事务的决策工作。唐玄宗即位后,随着国家行政事务的日益繁多,原本负责起草诏书的中书省官员,特别是中书舍人繁忙不堪,工作效率低下。玄宗于是常常抽调朝廷其他部门中一些精通文辞、学识渊博的官员临时负责起草诏书的工作,这属于临时差遣工作,这些人常常被称为翰林供奉或翰林待诏,他们的临时办公地点就在翰林院中,与那些御用文士、术士的待诏们在一起办公,这就是史书上所说的“人才与杂流并处”。再如《赠从弟南平太守之遥》二首:更痛苦李宜“汉家天子驰驷马,更痛苦李宜赤车蜀道迎相如。天门九重谒圣人,龙颜一解四海春。翰林秉笔回英盼,麟阁峥嵘谁可见。承恩初入银台门,着书独在金銮殿。……当时笑我微贱者,却来请谒为交欢。”自己奉诏进入长安,如同汉武帝召见司马相如一样无比荣耀。拜谒天子龙颜大悦,四海之内草木逢春。身为供奉翰林,深受皇帝的器重,每天都出入在翰林院,着书在金銮殿。当年嘲笑我低微贫贱的人,现在却来纷纷与我结交。在《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一诗中,宁说李白抒发了对时局安危的忧虑:

  

在《与贾少公书》中,比触及皮肉李白说:比触及皮肉“主命崇重,大总元戎,辟书三至,人轻礼重。严期迫切,难以固辞,扶力一行,前观进退。”永王李是一方诸侯,却接连三次专门派人上山邀请我加入幕府。我的身份卑微,但永王给予我的礼遇却非常隆重。面对如此的盛情邀约,实在难以回绝,不得已只好勉力前去,以观进退。谢安在东山隐居,天下苍生都渴望他出山治国。我并不想故作姿态,假意拒绝永王的邀请,借机抬高身价,邀取天下虚名。只不过抱定报国的决心,绝无其他的谬想。在《赠韦秘书子春》一诗中,更痛苦李宜李白表露了自己此时的想法:更痛苦李宜“苟无济代心,独善亦何益。惟君家世者,偃息逢休明。” 如果没有救济时代的用心,即使自己独善其身又有什么好处?恰逢休明时代,正可以乘机建功立业。“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我想像留侯张良那样,安定社稷后,功成而悄然身退。刚才我们说了,诗人既不甘于独善其身,试图兼济天下,可是现实的政治环境又不能使自己满意,于是他想出了这么个折衷的办法,即“终与安社稷,功成去五湖”,这就是李白的政治哲学、人生哲学。

  

在传统的叙述中,宁说李白是一个如此潇洒的人:宁说他能够超越现实环境而自由飞翔;权贵、小人们对他的排挤、讥讽,不但无损他的形象,反而给他的传奇人生增添了更加神秘、瑰丽的色彩。对那些过于美化的描绘,范文澜先生曾在《中国通史》中发表过独到的见解,破除了这些一相情愿的“谪仙”神话。

在李白写给儿女的那首《南陵别儿童入京》中,比触及皮肉他用了朱买臣的典故:比触及皮肉“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朱买臣是汉武帝时候的一个大臣,他年轻的时候家里很穷,妻子看不起他,最后离开了他,但是后来这个朱买臣做了会稽太守,相当于现在的绍兴市市长。诗中这个“会稽愚妇”也许指的就是那个刘氏,那个女子看李白一天到晚在外头漫游,钱也拿不回来多少,官也没做上去,可能是看不起他。李白很讨厌别人看不起他,尤其让这女子看不起他!他还看不起别人呢!后来的资料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刘氏和东鲁女子的消息。噫吁戏,更痛苦李宜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以李白的雄心壮志与傲然不谐的个性,宁说无论如何也不会安于翰林待诏这个位置,宁说安于侍从文人这样一个角色,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他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宰辅之臣,要对玄宗发生政治影响,要真正发挥政治作用,从而对唐帝国的政治产生影响。而这,却是他这个翰林待诏或翰林供奉的职位永远无法实现的,这是李白深层的矛盾与痛苦。李白在进入长安之前有矛盾与痛苦,那就是想获得政治机遇,但是不得其门而入,是所谓的怀才不遇;现在的李白也有矛盾与痛苦,那就是貌似获得了空前的政治机遇,但是尘埃落定之后才发现,虽然已经与玄宗有了亲近的接触,但是他所获得的并不是重大的政治机遇,玄宗皇帝只是将他看做一个舞文弄墨的诗文供奉而已。翳翳昏垫苦,比触及皮肉沉沉忧恨催。

因此,更痛苦李宜李白在长安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严格地限定在另一个框架当中。他的办公地点不在南面的翰林学士院中,更痛苦李宜而是在北边的翰林院当中。也就是说,从玉真公主将他推荐给唐玄宗开始,玄宗就是将他看做侍从文人人选,而不是政治人物人选,所以才将他置于翰林院之中而不是翰林学士院中。因而,宁说他对于自己在长安的这一段特殊经历的夸饰也在所难免。尤其是当这一段经历以不大愉快的方式结束时,宁说李白为了抬高自己今后进身仕途的身价,为了将这一段经历作为今后继续图谋政治前途的资本与基础而不是绊脚石,必然会对它进行必要的美化与修饰。毕竟,这是李白一生中唯一一次如此贴近大唐中枢的政治神经,是他唯一一次如此贴近自己政治理想的脉搏,这种珍贵的记忆与资本毕竟不是任何一个诗人都拥有的。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